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网络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百度血友病吧里的倔强“蚂蚁”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28
摘要:今年1月,网民不断声讨百度“血友病吧”被出售一事,引起极大关注,事件最终以百度公司低头道歉暂告段落。作为导火索的网帖,正是由百度“血友病吧”原二吧主“蚂蚁菜”发出。一时间,“蚂蚁菜”成为一只撬动百度“帝国”的“蚂蚁”。但事件过后,一度成为“

  今年1月,网民不断声讨“血友病吧”被出售一事,引起极大关注,事件最终以百度公司低头道歉暂告段落。

  作为导火索的网帖,正是由百度“血友病吧”原二吧主“蚂蚁菜”发出。一时间,“蚂蚁菜”成为一只撬动百度“帝国”的“蚂蚁”。

  但事件过后,一度成为“血友病吧”新吧主的陕西医大血友病研究院院长刘陕西却将张建勇(网名“蚂蚁菜”)、中国血友之家及其负责人关涛和中央电视台告上法庭,要求他们道歉、恢复名誉,并分别承担最低1万元、最高20万元的精神损害赔偿。

  日前,这场诉讼的一审,以刘陕西对张建勇等人的“撤诉”落下帷幕。作为刘陕西代理人的刘义国表示,其“诉讼目的已达到,决定撤回起诉。”

  文/ 广州日报记者 张丹 图/受访者提供

  “我的网名叫‘蚂蚁菜’。我从小就喜欢蚂蚁,因为他们勤劳、团结。但网上‘蚂蚁’名早就被抢注了,于是我又想到了‘蚂蚁菜’。它是一种不起眼的野菜,它的生命非常顽强,对环境从来不挑剔。它还有一个外号——太阳花,太阳越盛,花开越艳。我喜欢明媚的阳光。于是‘蚂蚁菜’就成了我的网名。”这是“蚂蚁菜”的自述。

  “血吧之问”刷屏

  今年1月17日,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公开表示将深刻反省。此前一周,网络上不断声讨百度“血友病吧”被出售,引起网民极大的关注,而掀动波澜的,正是“蚂蚁菜”。

  “蚂蚁菜”本名张建勇,今年38岁,一直生活在自己出生的城市——四川攀枝花。

  张建勇回忆说,发帖的当天晚上,他做完家教之后,稍微酝酿了一下,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写下了那篇帖子。

  “血是什么味道?咸、涩、很腥,烧得嗓子火辣辣的,非常恶心。尤其当你不停地吞咽,却怎么也吞咽不完的时候,尤其当血液半凝成血线,从口腔延伸到喉咙的时候……痛苦是什么滋味?痛、非常痛,痛到吃遍了吗啡、杜冷丁,也止不住痛;痛到日日夜夜在床上嚎叫,恨不得砍断自己的手脚撞烂自己的头;痛着看天亮,看天黑,一天一天又一天……”

  网帖一发,就有不少网友发文支持“蚂蚁菜”。1月10日,帖子被转发到了知乎,当晚,各路关注纷至沓来,“蚂蚁菜”则坐在电脑前,向网友解释“血友病吧”的困境。

  撬动百度“帝国”

  大约7年前,“蚂蚁菜”来到了百度“血友病吧”,后来还当上了二吧主。吧主“山东老八路”50多岁,主要负责普及血友病常识,分享治疗方案;“蚂蚁菜”则为病友打气鼓劲。

  去年年底,一个小吧主告诉“蚂蚁菜”:蚂蚁哥,咱们“血友病吧”被卖了。

  他上网一看,果然,他们吧主之上多了一个官方吧主:陕西医大血液病研究院院长刘陕西教授——而这个所谓的教授正是“血友病吧”在2014年就曝光过的一个“骗子”。

  记者在贴吧上看到,不少网友也指责刘陕西为“砖家”、“骗子”。

  2016年1月,空降的官方吧主在观望了一段时间之后行动起来,“蚂蚁菜”等吧主被撤换并禁言,精品帖也被大量删掉。

  “我之前本来就想申请不再担任吧主了,因为我的孩子刚刚出生,而且我还要为学生做家教,实际上很忙。”“蚂蚁菜”说,但看到病友们的经验教训被删除十分痛心,他们很希望这些帖子能够保留下来。

  随后,“蚂蚁菜”和其他病友请了“血友之家”创建者关涛出面和百度交涉,但关涛发出的认领“血友病吧”邮件石沉大海。

  不久后,“蚂蚁菜”的那篇网帖,发挥了“关键性”作用。1月10日,“蚂蚁菜”发帖,第二天,百度开始服软了——他们主动联系关涛,表示将“血友病吧”暂时交给“血友之家”管理;第三天,百度发表声明称,所有病种类吧全面停止商业合作,只对权威公益组织开放。

  最终,“血友病吧”保住了。一只小小的“蚂蚁”,用自己有限的力量,却撬起了整栋百度“帝国”。

  新“吧主”的反击

  原以为事件将因此平息。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蚂蚁菜”成了被告,原告正是一度成为“血友病吧”新吧主的刘陕西。

  今年2月27日,“蚂蚁菜”在血友病吧发帖称,2月26日,他收到了西安市新城区人民法院的传票,刘陕西以侵犯其名誉权为由将中央电视台、“蚂蚁菜”等告上了法院。

  “蚂蚁菜”说,在成为被告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都懵了,“这个新吧主,在很多病友们眼中是‘骗子’、‘砖家’,怎么敢来告我?他自己本身都破绽百出。”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从没有经历过上法庭的事,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所以,“蚂蚁菜”就在网上开始发求助帖。

  “蚂蚁菜”选择先到攀枝花的法律援助处去寻求帮助。刚好在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向松,关注到了一筹莫展的“蚂蚁菜”,他拿过“蚂蚁菜”的材料看过后,告知“蚂蚁菜”,他可以免费代理这个案子,但这种名誉侵权案应诉后多会败诉。

  经不起的“折腾”

  “除了给学生上课,一有机会我们就在一起讨论案情,搜集证据。有时候忙到连饭都忘记吃。”“蚂蚁菜”告诉记者,作为一名血友病患者,是最经不起折腾的,稍微一劳累就会有各种问题出现。“有次太忙了,差点脑溢血又犯了。”

  经过几个月的证据搜集,最终,他还是搜集到了几份“实打实”的证据,可以用于在法庭上举证。

  8月初,刘陕西状告“蚂蚁菜”名誉侵权一案一审第一次开庭审理。刘陕西与“蚂蚁菜”均未出庭。

  “第一次审理只有两个多小时,很多证据还没来得及展示,就结束了。”“蚂蚁菜”说,因此,在9月初,又进行了第二次开庭审理。

  不同意庭外和解

  此后,刘陕西的代理律师曾多次打电话给“蚂蚁菜”,并表示出了“庭外和解”的意思,但是,“蚂蚁菜”和他的代理律师均表示,他们不会选择和对方和解。

  他解释说,诉讼会让更多的血友病患者了解到一些真实的情况,比如陕西医大血友病研究院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到底有没有收治患者的资格等等。如果刘陕西真如宣传中的那样名副其实,这对全体血友病患者来说是好事。

  记者了解到,刘陕西提起的四起名誉侵权诉讼案件,均与今年1月的百度血友病贴吧事件相关。

  9月23日,陕西医大血友病研究院发布公告称:“我院刘陕西院长诉张建勇等个人侵犯名誉权的案件,鉴于被告张建勇等人已将涉嫌侵犯名誉权的相关帖子删除,原告诉讼目的已达到,决定撤回起诉。”

  9月26日下午,“蚂蚁菜”就从代理律师那里了解到,对方已经撤诉。“关涛已经收到了裁定书,我的还没有收到。”原告律师

  “上诉目的已经达到”

  昨日,记者联系到刘陕西的代理人刘义国,他表示,对于张建勇、关涛、血友病之家的三起案件已经撤诉,而针对机构的中央电视台,“案子还在那里。”

  刘义国解释说,他们上诉的目的,就是希望大家有机会充分了解对方,让医患之间更多沟通与了解。“我曾经表示过,让他们真正到医院来看看,直接和病人沟通效果。”

  刘义国还表示,他们提起诉讼的真正目的,既不是要损害赔偿,也不是要道歉,而是希望能够通过诉讼后的庭审举证,让他们更多地了解医院的治疗效果。

  “说我们是‘骗子’的声音,可能十几年前都有,我们都没有在意。但是,最后连媒体机构都来说我们是‘骗子’,我们就没办法坐下去了。”他继续说,从身份上说,原告是医生,被告是病人,即使是赢了官司也没有什么好炫耀的。双方都很清楚,一审之后,上诉就会有二审,诉讼时间会拉得更长。对方是病人,而且不在西安,他们经不起“折腾”,既然现在被告方已经停止了侵害,删除了相关网帖,诉讼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选择撤诉。

  据悉,刘陕西任职院长的陕西医大血液病研究院,曾以研究院名义开展医疗活动,被媒体曝光。原因是研究院为研究机构,根据相关法规,研究院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不得开展诊疗活动。

  血友病患者的绝望与希望

  今年38岁的“蚂蚁菜”,从半岁开始,就已经生活在血友病的病痛当中。

  血友病是一种罕见病,简言之是因先天或后天因素导致血液里缺乏一种或数种凝血因子。目前无法根治,只能采取替代疗法,即输入新鲜血浆,人体代谢因子无法长存体内,所以患者需终身用药。

  “蚂蚁菜”年少时,在攀枝花,血友病并不被普通人甚至医生熟知,即使是军医转业的父亲,也仅仅知道儿子得的是血液病,但并不确定是血友病。

  直到在“蚂蚁菜”初二时,前往成都检查,才最终确定其患的病是血友病。“那时候都是硬挺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始终记得高一下半学期开学第一天的夜晚,他在租住的房子内又再次发病。“我当时就特别特别想回家。”

  随后,他便一个人扶着墙往家的方向走。“最后实在走不了了,我就爬着往家的方向挪,爬过了一个坡路,爬过了一段铁轨,爬在了金沙江的桥上。”他回忆说,当时他特别想一下子就跳到江里去,就全部一了百了了,结束这样的人生。

  但是,当他想到曾经那么多帮助他的人,“我就是母亲的泪水泡大的”,他最终没有跳下去,而是花了四五个小时爬回到了家门口。

  “我知道血友病病友的那种绝望,我经历过。”他说,所以,在此后他总是鼓励其他病友,也让他们能够对人生充满希望。

  “黑夜的尽头,就是心底的日出。”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