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热评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社会 热评

特朗普的性格缺陷,一再证明不适合当总统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28
摘要:作者:连清川来源:公号“冰川思想库”这次大选辩论本来无关紧要,但是由于特朗普过于相信自己的诉诸于劳动底层的大嘴巴策略,给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他把知识分子阶层和上层精英,全部都驱赶到希拉里那边,或者干脆直接退出选举。辩论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力,是

原标题:希拉里手撕特朗普:性格决定命运

作者:连清川 来源:公号“冰川思想库”

这次大选辩论本来无关紧要,但是由于特朗普过于相信自己的诉诸于劳动底层的大嘴巴策略,给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他把知识分子阶层和上层精英,全部都驱赶到希拉里那边,或者干脆直接退出选举。辩论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力,是他把自己选出去了。

  几乎在每一场没有裁判的辩论中,双方都会声称自己赢了。尤其在美国大选总统候选人辩论这件事情上,希拉里和特朗普肯定都会说自己赢了。

  希拉里搬出来的是CNN的民调,上面的结论是62%:27%,她赢。特朗普搬出来的是《时代周刊》的民调,上面的结论是59%:41%,他赢。他俩在民调上都没有撒谎:因为民调就是选择有限的样本。庞大的三亿人口中的各自几万不同的样本,结果肯定是不一样的。所以,盖洛普、USA Today等等,每一个民调的出来的结果都是不一样的,并且差异悬殊。还有,必须指出的一点是:民调的对象可不一定是选民哦。并不是所有参与了民调的人,都符合成为登记选民的资格。

公共政策民调结果。公共政策民调结果。

  有没有靠谱一点的结论呢?有,公共政策民调的调查对象是登记选民;它的结果是51%:40%。希拉里胜。

  辩论能改变结果吗?

  收看这场辩论的人数创造了历史记录,达到了1亿人,这差不多是美国1/3的人口了。那么这场辩论的胜负,能否对选举的结果会有所改变?

  然并卵。

  在大选之后的统计中,#trumpwon#这个话题变成了热帖。不过不好意思,这不全是特朗普的粉丝推的,还有相当一部分希拉里的粉丝也用了这个标签。因为他们觉得特朗普太好笑了,连这么一个几乎显而易见的输赢结果,特朗普都还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所以,用了这个标签的意思是mocking——嘲笑。

  但是特朗普是误会了吗?还是真的就是不要脸,就像他在辩论中公开否认他被白纸黑字记录下来的言论记录?不是的。

特朗普宣布胜利的民调。特朗普宣布胜利的民调。特朗普宣布胜利的民调。

  在整个辩论中,特朗普twitter下面的跟帖是150万,而希拉里的跟帖只有不到100万。那么似乎这就充分说明了特朗普的人气是比希拉里的人气高。可是还是错误的。因为许多在特朗普Twitter下面跟帖的人,是他的电视观众。对于一个政客,人们要说,想说和能说的东西实在不太多;但是对于一个娱乐明星而言,人们要说想说和能说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特朗普迄今为止在所有出现的线上线下场合中的人气,都比希拉里高,本质就在这里。他的身份有两重标签足够引发人们对他说三道四:亿万富翁,娱乐明星。这可是全世界人民都喜闻乐见的八卦呀。

  所以说,特朗普完全有充足的理由认为自己是胜利的。所有可见的记录中,他的人气都比希拉里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

  那么,根本的判断依据是什么?

  有几个美国大选的基本常识必须说在前面:

  1,美国的总统大选是间接选举制,是各州所选出的选举人投票选举总统,而不是选民直选;

  2,选举人的意志只是象征性的,一旦一个州的选票统计得出结论是哪个候选人赢了,那么这个州的所有选举人的票都归了赢方;

  3,在美国的大选版图上,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铁杆州,所以大选基本上从来都不用打铁杆州,而主要打摇摆州。比如,纽约是民主党铁杆州,德克萨斯是共和党铁杆州。著名的摇摆州有俄亥俄、佛罗里达等。

  好,那么问题来了。大选辩论的目的是什么?

  在一般情况下,美国人日常是很不关心政治的,更不关心政客。美国媒体每年都会痛心疾首地报道现在有超过30%的大学生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总统是谁,可是每年民调的结果还是一样。所以,美国国家选举机构就会创造出各种机会,让选民认识候选人。

  是的,你觉得很不可思议吧,搞这么大阵仗就是为了让选民认识候选人?在这个设置之下,铁杆选民根本就不会在乎对方说了什么,辩论的结果是什么,到底谁赢谁输,他们的目标就是为了把输赢的资讯告诉摇摆州的选民,看,我们的候选人多牛啊,赢了。

希拉里宣布胜利的民调。希拉里宣布胜利的民调。

  那么,这个辩论不就能够影响到摇摆州的选民吗?还是然并卵。因为摇摆州的选民之所以摇摆,根本就不在乎这些总统候选人在国家的大政方针上是怎样的,而是他或她到底对我所在的这个州、这个县、这个行业、这个民族、这个性别、这个职业、这个性取向、这个持枪人、这个协会、这个工厂、这个学校……做了什么承诺。然后他们根据这些承诺决定摇摆到什么地方。

  只有铁杆粉丝才关心国家,才爱国,才摇旗呐喊。那么你以为一场辩论就能够让人山人海的选民倒戈,决定了大选的走向?

  老炮手撕小人

  所以,美国大选是一件特别消耗体力的事情,因为候选人要走街串巷地到各个摇摆州里去,向摇摆州摇摆县摇摆小区里的各个摇摆选民做出各种天晓得的承诺,然后才有可能获得摇摆选票。

  你还真以为大选经费都做广告啦?那些挨家挨户敲门拜求摇摆票的铁杆选民虽然都是自愿者,但是不用组织啊?不用吃饭啊?不用坐车啊?

  但是辩论还是有作用的:它让选民直观地根据候选人的表现以貌取人。

  What?以貌取人?!又一次很搞笑地,说对了。肯尼迪和奥巴马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因为长得帅所以赢了。美国的选民平常连总统是谁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根据一个半小时的辩论获得政策了解作为投票依据?那么不就是谁长得帅就投给谁嘛。

当地时间9月26日,美国大选首场电视辩论举行,特朗普和希拉里唇枪舌剑。当地时间9月26日,美国大选首场电视辩论举行,特朗普和希拉里唇枪舌剑。

  不过本届大选不存在这个问题,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实在没法以貌取人。于是,他们在辩论中的表现,可能多少会影响少数人的决策。

  回到辩论本身上来,这次辩论的本质,是老炮希拉里手撕小人特朗普,两个人的缺陷都暴露无遗。

  希拉里从1992年开始担任克林顿政府的第一夫人,然后当参议员,然后是国务卿,显然是具有非常丰富的行政经验和政治经验的。这种大选辩论,对于经常在国际场合中舌战大国领袖的她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从整体的辩论上来讲,希拉里一直保持着绝佳的风度,逻辑非常严密,对于各类政策的阐述非常有条理,并且在论述政策选择,乃至攻击对方的弱点的时候,要数据有数据,要实证有实证,要计划有计划,充分显示了一个大国领袖所必须具备的经验、风度和智慧。而从外形上来说,用仪容大方来描述她,丝毫不为过。

  可惜,她的这一切,都是她遭人恨的根源。因为她的严密、逻辑和经验,恰恰符合美国人所讨厌的职业政客的一切标准:虚伪、滑头、现实主义、口惠而实不至。还有更致命的一点:美国人非常痛恨贵族式的政治家族,比如布什家族、肯尼迪家族,包括克林顿家族。她就是。

  她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精明、干练、成熟。但是她是美国梦的反义词。因为贵族的存在,所以新生的力量无从生长。

  特朗普则是相反的一种力量。他直接、彪悍、不妥协于现实政治。他在竞选中能够在共和党中一路过关斩将,其实并不是外界所传言的那样依靠大嘴巴和口不择言,而那就是他的竞选策略:因为人们早就厌倦了虚伪肮脏的口是心非的政客,特朗普的出现就是对传统的共和党政客形象的刷新。

  但是大选辩论意味着竞选已经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而特朗普自身的短板开始全面地浮现出来。他非常粗鲁,不遵守规则。在辩论过程中,他不断地打破规则,插话、拖长时间、对对手和主持人不礼貌。美国是一个讲究程序,或者是他所说的law & order(法律与秩序)的世界,怎能允许一个肆意破坏规则的总统?尼克松的下台、克林顿的弹劾,全是因为破坏规则。这样的一个为达目的不惜破坏规则的小人,怎能成为可信赖的人?

  辩论虽然无用,但是候选人对于自身和未来的把控力,是非常关键的。特朗普是一个攻击型的选手,他破坏奥巴马政府形象、破坏希拉里形象,能忍;破坏警察形象、破坏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形象、破坏盟友比如日本、韩国形象,还能忍;但是破坏少数族裔的形象、妇女的形象,是可忍孰不可忍?然后,在政策的论述上,他几乎没有任何实际的计划和步骤,而是翻烙饼。在这么一个场合里,那就太水了。

  最后,当仔细去统计辩论的时候,可以清晰地发现特朗普的用词十分简单、粗暴和有限;而希拉里的用词复杂、讲究和丰富。这非常充分地显示出两个人之间的知识差距。美国迄今为止是一个精英治国理念的政府,哪能允许一个文化水平几近于农民工的总统。美国是一个由大量的学校、研究机构、知识社团、文化组织所构成的层级社会,每一个民间组织中的领袖,几乎都是受过严格职业训练的精英,特朗普的这些表现,哪怕对于共和党的精英阶层,都是庞大的打击。

  一个口是心非的老炮,和一个夸夸其谈的小人对撕,谁赢了,有什么关系?

  从我个人对于美国的了解而言,现在的民调之所以会如此接近,是因为每次大选中从不参与民调的“沉默的大多数”的隐身。特朗普的性格缺陷,已经一再地证明了他并不适合总统这个职位,而这个沉默的大多数,最后都会以选票,直接把他送出局。

  因此,这次大选辩论本来无关紧要,但是由于特朗普过于相信自己的诉诸于劳动底层的大嘴巴策略,给自己挖下了一个大坑,他把知识分子阶层和上层精英,全部都驱赶到希拉里那边,或者干脆直接退出选举。辩论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力,是他把自己选出去了。

  本来,这一届大选会很好看。一个没有任何行政经验的、美国政治的反动人物,和一个坚守传统政治、第一个女性候选人的对峙,是美国未曾有过的变革时间。但是,由于他们各自的背景乏善可陈,两个人的性格差异如此之大,以至于胜负优劣早已分出,实在是乏味得很。

  还有一点。本届大选恐怕是年轻人参与率非常低的一次大选。美国的年轻人崇拜个性,崇拜变化,崇拜新生事物。一个政治老炮,一个无良大亨,都是他们讨厌的角色。有什么好玩的?大选那天,还不如去谈谈情,跳跳舞呢。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