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军事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解放军“猎人”选拔有多苦:3天负重行军120公里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28
摘要:近日,经过一百余天锻钢淬火,来自空军各部的46名队员在鄂北某训练基地结业,并获得空军“猎人”称号,其中13名优秀队员获得“猎人”荣誉勋章。作为空降兵的“猎人”,不仅要有天上能飞、地面能打、水中能潜的作战技能,而且必须精通远程奔袭、敌后侦察、

  近日,经过一百余天锻钢淬火,来自空军各部的46名队员在鄂北某训练基地结业,并获得空军“猎人”称号,其中13名优秀队员获得“猎人”荣誉勋章。作为空降兵的“猎人”,不仅要有天上能飞、地面能打、水中能潜的作战技能,而且必须精通远程奔袭、敌后侦察、渗透破坏等特种作战技巧。通过一次次极其残酷的摔打磨练,所有结业队员们均能熟练掌握5种以上滑降动作;熟练掌握止血、包扎、固定和搬运等基本救护手法;均会使用制式或简易爆破器材对爆破目标进行爆破;在半小时内完成1000米武装泅渡,2小时内完成徒手蛙泳;掌握各种条件下入水与出水、下潜的方法……

   直升机滑降。

  荣誉高于尊严

  “在这里,你们没有军衔,没有名字,更没有尊严,你们只有一个代号———‘猎人’。这里没有同情和眼泪,只有汗水与鲜血……”刚到集训队第一天,教员的“欢迎辞”,就令大家打了个冷颤,队员也有了新名字——“猎人”××号。

  

  在集训队附近的一块空地,教员让队员们每人挖了一个小坑。完成后,教员冷笑道:“菜鸟们,看到了吧,这就是你们的‘墓地’。谁想退出,就自己把号码牌插在上面!”

  仿照国外“猎人”学校的模式,集训队特地也养了一条小狗,编为“猎人61”号,这意味着队员们的地位跟狗一样。但在实际生活中,队员们的地位往往还比不上小狗:大家不仅要轮流照顾狗的吃喝拉撒睡,每次出操也绝不能跑在它后面,否则就要受罚。吃饭时,要先把小狗的食物打好,队员们才能打饭,而且还要跟它一样趴在地上进餐。

  在一次内务检查中,教导员姜海发现了角落的面包袋,随即教员们对队员的宿舍进行“翻箱倒柜”,藏着的零食全被搜了出来。原本想着会有一场暴风雨般的体罚,没想到,教导员姜海却和颜悦色地对队员们说:“你们训练很辛苦,偷吃点可以理解,现在拿上碗筷,准备加餐。”

  就在大家列队在饭堂前,幻想着能饱餐一顿时,却发现两名教员将晚餐的馒头和饭菜倒在地上,用靴子踩烂。教导员姜海脸色一沉,命令队员们将地上的东西全部吃掉。

  看着落在地上的馒头,队员们个个面露难色。“只要卸下号码牌,马上就能去饭堂吃面条!”教员吼道。

  最终,队员们把混着泥水的馒头跟饭菜全部咽下,吃完,教员们才离开。从此,除了队里提供的食物,没有一个队员再敢偷吃。

  面对超出想象的身体和心理上的考验,有的队员也有过放弃的念头,但一想到代表的是各自单位的形象,看到门口升起的连旗,都咬牙坚持了下来。

  在集训队内流传最广的一句话是:不怕上刀山下火海、就怕进“猎人”墓地。因为一旦承认失败,就需要把自己的“代号牌”插入墓地,降下连旗,离开营地———对于有着上甘岭英雄血脉的他们来说,这比死还难受。

  “我宁愿倒在阵地,而不是走进墓地。”某团唯一一名参加集训的“95后”战士马坤曾说:“每次夜间站岗,我就会不由自主看看营地门口,自己带来的那面旗。旗子怎么带过来,我就要怎么把它带回去。”

   密林渗透。

  为了在明天战场上打赢

  44号“猎人”赵志伟,是来自空降兵某摩步团机炮连的一名排长。当初听到“猎人”集训的通知,他第一个就报了名,并向连队战友立下军令状——一定坚持到最后。连长郑重的把连旗交给他,带领全连战友向他庄严敬礼,说道:“三个月后我们还在这等你凯旋!”

  “今天的无情,就是为了让你们在明天的战场上活着!”集训队的夜晚,往往随着一声空爆弹的炸响而开始:发烟罐在宿舍发出浓浓烟雾,烟幕中,大家摸着衣服,在高压水枪的冲击下迅速从房间爬出。

  “记住了,以后夜晚的集合没有哨音,有时候是水枪,更多的是瓦斯!”教员的吼声时常回响在夜空。

  对于“猎人”们来说,训练固然残酷,而无法得到足够的休息才是最大的挑战。人连续一两天不睡觉就会感到十分疲惫,而连续一周得不到充足的睡眠,难受程度可想而知。

  “地狱周”期间,为了防止队员们休息,教员每天晚上都会安排“节目”。例如清洁武器、组织体能训练等,有时候干脆让他们自由聊天,不过前提必须是站着。有一次几个队员刚刚还在说话,眨眼就站着睡着了,直到后来教员把他们吼醒。紧接着就是另一项课目——“猎人”湖的洗礼。瑟瑟凉风中,大家举着近30千克的背囊跳进湖中,蹲下、起立,直到天明。20号“猎人”刘威峰曾苦笑道:“‘猎人’湖是我们夜晚最大的‘梦魇’。”教员却不这样认为,他们怒吼着“战场比这更残酷!”

  然而,更艰苦的训练还在等待着队员们的到来。他们要连续行军24小时,扛圆木、弹药箱、推车,克服疼痛、寒冷、干渴、饥饿。经常有队员在行军、排队等待的间隙睡着,为此大家不得不在道路中间小憩,好让后面的队友叫醒。

  20号“猎人”刘威峰为了能参加此次集训,去年底刚选取下士就开始为选拔做准备,誓言拿到“猎人”勋章。第三阶段综合演练中,他和队友们要在三天两夜时间内负重山地行军120千米,穿插完成隐蔽渗透、敌后侦察、破袭目标卫生救护等23个训练课目,磨练绝处逢生的野战生存技能。

  在一次夜间穿越丛林的过程中,由于光线不良,刘威峰的额头被锋利的树枝划开一条长达3厘米的伤口,血流不止。没有灯光,没有救援,小组队员们只能借助战术手电的微光,用双氧水对伤口进行简单的消毒和包扎。为了不发出叫声暴露行踪而被扣分,刘威峰用力咬着木棍,强忍着疼痛,直至处理完毕。走出丛林时,刘威峰头上的纱布早已被鲜血浸透。

   一人一面旗。

  “人在旗在”是属于军人的荣誉

  33号“猎人”雷响声已是第二次参加“猎人”集训。两年前,他因为个子矮小,军事素质也不冒尖而不被连队看好,指导员怕他吃不消,劝他不要参加,但他还是依靠顽强的毅力在全程淘汰的集训中带着结业证书回到了连队。看着指导员惊讶的眼神,他却说:“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是一枚优秀勋章!”

  只有昨天是最轻松的日子,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多月,随着集训临近尾声,检验训练成果的时候到了,一场“战斗”悄然打响:在三天两夜时间里,队员们要负重30千克,在“敌人”的围追堵截下,凭一张地图和2两大米,进行130千米远距离渗透,途中还要完成武装泅渡、战场救护、排雷、崖壁攀登、人质解救等20多项考核。

  闷热难当,毒蛇侵扰,这些困难没有难倒队员。他们依靠平时练就的过硬本领和顽强意志,一路忍饥挨饿,在密林中穿行。第一小组在翻越一座大山时,雷响声的小组长由于方位判定失误,将整个小组带入深山密林中的“死地”,此时距淘汰只剩下不到20个小时,队员们利用所学的技能,披荆斩棘,攀爬陡壁,在荒山野岭中硬是闯出一条路,完成考核。

  押俘、逃生、生吃昆虫……一系列队员们之前闻所未闻的训练课目,在此次集训中全部一一亮相,让队员们的身心接受了最严酷的磨练,完成了战争“接种”。一百余天的残酷集训,每一项训练都是一种生死考验,队员们经受了血与火、苦与累的洗礼。

  “人在旗在”的背后是属于军人的荣誉感。集训队队长李桂兵表示:“在这里,不到最后一刻,随时都可能被淘汰出局,能力和荣誉是队员们刻苦训练的最好褒奖。”(中国国防报)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