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基金

旗下栏目: 股票 基金 券商 外汇

天价电费!四川凉山贫困村电费"按灯收",每盏灯每月40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28
摘要:天价电费!四川凉山贫困村电费按灯收,每盏灯每月40元

9月27日,凉山州纪委等部门主办的《阳光问廉》栏目迎来首播。节目聚焦当前凉山最重要的任务“脱贫攻坚”工作,围绕“加强监督执纪问责”主题,用大量记者暗访的第一手视频资料,披露了脱贫攻坚中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行为,特别是侵害群众利益等方面的典型问题,对凉山州发展改革委、州卫生计生委、州交通运输局、州教育局和金阳、美姑、盐源三县政府作了现场问廉。

天价电:村民不堪重负

“请问你家有几盏灯?”在对金阳县进行问廉中,短片播放前,主持人向代表金阳县政府接受问廉的副县长贾巴史伟提问。为何会这样提问?

嘎格达村是金阳县依达乡的一个贫困村,这个村有177户,784名村民,但近年来,村民们用电从来没有舒心过,因为村里收电费不按村民实际使用度数收费,而是按村民家有多少个照明灯计费,每个灯每个月收费高达40元。

为何如此,原来,该村只有一个总电表,但一些村民偷电严重,导致村里总用电度数增加,只能按照每家每户灯的数量收取电费。一些村民不堪这“天价电”,自己断了自家的电线。

贾巴史伟说,她家有六盏灯,如果按次计算,她家每月要缴电费240元。“不合理,乱收费!”她在节目中坦言。

如何处理?贾巴史伟表态说,将下狠心治理当地乱收费情况,加大农网改造力度,确保一个月内改善情况,同时对全县类似情况进行摸排。

铁索桥:孩子上学的盼望

腾地村是美姑县牛牛坝乡的一个贫困村,村里小学共有438名学生,其中有100多名小学生居住在二半山,这些小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都有,9月1号是秋季开学第一天,他们必经的河流因为持续的暴雨导致水位一直在上涨。孩子们不得不涉水过河求学。

在短片中,有高年级的同学背低年级的同学过河,也有两三个家长早早等侯在这里背自己的孩子过河的。村民阿都布日就住在二半山,他有两个孩子,开学后为了孩子的安全,他又开始无奈每天在河口接送孩子上学。

除了阿都布日和阿都子子等少数几个孩子家长坚持接送孩子过河外,其他家的孩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大多数孩子只有自己冒险涉水过河。孩子的家长无不担心孩子上学放学过河的安全。

也有孩子选择走上游50米处的一座废弃铁索桥,但这座桥更加危险,因为这座铁索桥有绳索,无桥板,孩子们手握绳索,脚踩铁链,一点点挪动着脚步过桥。

短片播放结束后,节目组带来了一名村小的老师和两名学生们。这位老师说,自己在村小任教8年,孩子们都是这样上学。学生阿依说,河水涨得最高时,有一米高,如果实在过不去,只能请假在家。有一次,自己过不了河,也学大一点的孩子走铁索桥,但不幸摔了下来,至今自己脸上还有伤疤。

“叔叔,冬天快到了,水特别冷,能不能帮我们修一座桥?”阿依代表村小的400多名孩子,在现场向美姑县副县长罗刚提问。

罗刚表示,当地废弃的铁索桥已是危桥,即便修复也不能再用,将新建一座铁索桥,9月25日,施工方已进场,预计一个月后新的铁索桥投入使用。

评论:按照明灯收电费的贫困村何日才能脱贫?

相信,大部分在那个年代有过农村生活的人都有体会,在国家电网全国联网之前,很多农村地区发电都是靠本村或乡镇河渠自发电,那时还没有每户一个电表之说,大抵都是靠发电站一个总表,收费也是靠数农民家中照明灯来收。尽管如此,洋油灯还是盛行,毕竟经济落后的农村,家里有一个照灯闲时用用足矣。

国家发展至今,经济也今非昔比,靠村子自发电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国家电网触角已经延伸至每一块土地,无论是城里还是相对贫困的地区,用电应该不是一个问题,科学计费更不是问题。按照明灯收电费已然成为往事,更成为一代农村人的记忆。

众所周知,按表计费是个严格的用电计量基础,亦是人们生活的常识。即使是贫困地区,在国家扶贫政策的大力支持下,用电应该不再是问题。然而,每个灯每个月收费高达40元的境况,又会阻挡多少贫困家庭对光明的向往?

面对当地《阳光问廉》栏目的质问,代表金阳县政府接受问廉的副县长贾巴史伟坦言,“不合理,乱收费”。这是个显尔易见的问题,贫困村应该是当地帮扶工作的重点区域,给贫困人口带去光明亦是解决最基础的需求。如果仅仅因为无法做到每户一电表,造成部分村民盗电导致对村人收费的奇高,那就不仅仅是“不合理,乱收费”的问题,而是当地政府不作为的问题。

共同富裕,缩短城乡差距,这是国家一直致力的方向。可能当地确实存在财政资金困难的现状,出现了顾头不顾腚的情况,但让百姓通水通电这是最基本的工作效果。倘若,百姓连电都不敢用,还如何谈脱贫致富?更别说提升他们的幸福指数了。

关注贫困地区生活状态,提升他们的生活水平,让他们真正摆脱贫困现状,需要一个过程,但随着中央扶贫力度的加大,实现全社会共同富裕并非遥不可及。当下,各级政府部门在致力于发展经济,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的同时,更应该脚踏实地,从解决好治下群众生活基础设施着手。

按照明灯收电费,是群众生活开倒车,曝露出当地政府工作还存在盲区、灯下黑,不接地气。解决贫困农村群众生活的问题,不能仅靠一档《阳光问廉》栏目,而需要各级政府真正具备俯身甘为孺子牛的精神,不仅做到身入还需心入贫困地区,实实在在把脉问诊,带领他们脱贫致富。

按灯收电费是一种懒政思维

偏僻的山村,一般都会戴上“贫困村”的帽子,要想改变这种落后的面貌,确实难度很大,主要表现在经济基础薄弱,自我造血功能失却,结果就是积重难返,越扶越贫。

对于凉山州金阳县依达乡嘎格达村来说,村民能够通电或许已经相当不易,毕竟这里是一个贫困村,家家户户接通了电源,说明上面很重视民生问题,加大了对民生基础设施的投入,应该说,当地政府对老百姓是很关心的。

但是好事似乎并没有办好,电源引进到村里之后,却因为设施不到位,电费的收取成了问题,最后大家只好“吃大锅饭”,将电费摊派到每一个灯头。如果按一个家庭三个灯头计算,一个月光电费开支就达到了100多元,电费开支之高,即便是城里人恐怕也吃不消,更是不合理。

按灯收费极易造成收费的混乱与不公,因为灯头有大小,收费的人来了,只看到1盏灯,人走后可以暗地里开通2盏灯、3盏灯,因为这样的技术太简单了,随便接一根电源线即可,再说了村民用电不仅仅是电灯,还会用电水壶、电冰箱等,这又给收费增加了难题。

村民素质有高有低,按灯收费无疑增加了偷电的频率,其结果就是费用越收越高,人心越收越乱,意见越收越大。照我看来,既然电源已经进了村,给每家每户安装电表,并不需要很大的投入,政府补贴一点,每家每户支出一点,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想必不是啥难事,为何就没有人去将这件事做得彻底与圆满呢?可见,某些乡镇特别是村级组织还存在懒政思维,凡事得过且过,连这样的事情都办不好,这样的乡官、村官无颜见父老乡亲,更没有当官的能力与资格。

来源:乐川在线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