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业内

旗下栏目: 业内 手机 数码 电信

图森CEO陈默:争取成为最快商业化落地的中国自动驾驶公司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9-30
摘要:新浪科技余一最近有一家中国公司以黑马之姿在自动驾驶领域异军突起。图森互联宣布,该公司在自动驾驶算法公开排行榜KITTI和Cityscapes评测数据集上均获得世界第一,其中,KITTI数据集上图森获得了九个单项的世界第一,Cityscape
图森CEO陈默图森CEO陈默

  新浪科技 余一

  最近有一家中国公司以黑马之姿在自动驾驶领域异军突起。图森互联宣布,该公司在自动驾驶算法公开排行榜KITTI和Cityscapes评测数据集上均获得世界第一,其中,KITTI数据集上图森获得了九个单项的世界第一,Cityscapes数据集的fine和coarse两套评测标准下图森均排名世界第一。

Cityscapes数据集的fine和coarse两套评测标准下图森均排名世界第一Cityscapes数据集的fine和coarse两套评测标准下图森均排名世界第一

  这是KITTI和Cityscapes评测数据集上第一次有一家公司“霸榜”。而图森互联的竞争者,都是百度、三星、英伟达、斯坦福、中科院、多伦多大学、NEC实验室、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等这些名企名校及科研机构。和这些巨头们相比,图森只是一个刚成立一年的创业公司。

  即便获得了如此惊人的成绩,图森互联CEO陈默依旧很不满足。他对新浪科技说,“霸榜”其实是为了向投资人证明图森互联在自动驾驶算法领域是领头羊,这仅是手段。图森真正想做、并且在做的事情其实是货运商用车的自动驾驶。

  根据中物联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道路运输费用3.3万亿元,可交易的公路货运市场总体规模在2.6万亿左右。

  陈默认为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市场,至于巨头云集,而且高难度和高复杂度的大众消费级自动驾驶,他坦言并不兴趣,落地需要的时间太长,而时间对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太宝贵了。

  “自动驾驶加货运足够支撑起图森互联的梦想,我们想改变行业,我们也想带着图森上市。更现实的角度来说,年轻的图森互联还可以在这个领域进行弯道超车。”陈默说,2017年是他们对货运自动驾驶落地的预期,现在就是和时间赛跑。

  人工智能中国并不逊于国外

  现在的投资圈,人工智能已经成为最热的议题,但是和以往互联网的投资相比,中国的投资人们似乎更愿意去看国外的创业公司,认为他们在这个领域更加先进。

  对于这种取向,陈默有些忿忿不平,他觉得其他方面可能确实存在这种差异,但是基于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中国和国外几乎是同时起步,差距其实很小,甚至在不少领域都是领先的。

  “去参加 KITTI和Cityscapes评测数据集,目的其实很简单。我们说自己是领先的,怎么证明?没有什么比这种世界级的公开排行榜更具有说服力了,因为参与者都是最牛的机构和人。”

  KITTI由德国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和丰田美国技术研究院联合创办,是目前国际上最大的自动驾驶场景下的计算机视觉算法评测数据集。

  用了一个月时间,图森互联在KITTI数据集上,拿到了目标检测中车辆检测、行人检测、自行车检测三个单项、目标追踪中车辆追踪、行人追踪两个单项、道路分割包括urban unmarked、urban marked、urban multiple marked三个场景及前三个场景的平均值urban road等四个单项的总计九项第一。

  而Cityscapes数据集则是由奔驰主推,提供无人驾驶环境下的图像分割数据集。用于评估视觉算法在城区场景语义理解方面的性能。在fine和coarse两套评测标准中,图森排名世界第一。同时,在人脸关键点定位的两个评测数据集300W和AFLW上图森也取得世界第一的成绩。

  十年积累

  去参加KITTI和Cityscapes评测数据集“刷榜”其实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因为参加这种级别的竞争,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都需要相关的研究团队和个人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停摆。如果没有拿到成绩,对于创业公司而言,无疑是沉重打击。

  尤其是图森互联还有着巨大的野心,不满足于一两项的第一。

  陈默告诉新浪科技,这种规模化的“霸榜”是他们一开始就想好的,要的就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效果。所以他们选择了最开始就攻克难的项目,有把握的项目放在后面,甚至有项目仅用了一天时间,在最后截止日期上交的。

  之所以敢这么做,陈默说是因为他有特别牛的团队。

  图森互联有两个团队,工程及商业化团队在中国北京,核心算法研究院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目前公司规模70人左右,北美研究院有20个人在做核心算法,国内算法部门10人,硬件部门10人,工程部门10人。

  北美研究院由联合创始人兼CTO的侯晓迪领导,他是加州理工学院的博士,计算机视觉和认知科学领域专家,创立了基于频域的视觉注意机制理论,基于这个理论的论文已经被引用2000多次。

  国内算法团队由首席科学家王乃岩带领,他是香港科技大学博士,2014 Google PhD Fellow计划的入选者,多次在国际数据挖掘和计算机视觉比赛中名列前茅。

  工程技术VP郝佳男,南洋理工大学博士,有十年并行和分布式运算研究经验,曾是淡马锡国家实验室研究员。另一位算法科学家黄泽铧则是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学硕士,计算机视觉和人脸分析领域专家,负责图森的驾驶员监控系统研发。

  图森互联成立于2015年9月份,陈默认可“黑马”的论调,却不愿意别人给图森贴上“AI新人”的标签。“我们团队已经在人工智能方面研究了十年,这一年仅仅是厚积薄发而已”。

  自动驾驶加货运

  在自动驾驶之前,图森互联最开始做的是基于图片识别的广告业务,为用户浏览过的图片打上关键词标签,通过算法精准匹配,让广告主找到最适合产品定位的投放广告位等工作。

  虽然营收在千万级,但陈默和他的小伙伴的们并不满足于此。陈默直言,技术团队们想做一些更酷的能改变世界事情,而计算机视觉在广告领域,天花板太低。

  转型是从今年年初开始的,陈默说转型的决定很快都在团队内部和投资人新浪那里通过了,那么转向哪里?

  “计算机视觉目前就人脸识别、安防和交通三大应用领域。人脸识别和安防可以归到一大类中,国内几家计算机视觉公司已经做了很久了,而且还有海康威视、大华等上市公司,不是一个好跑道。自动驾驶,虽然有很多大公司在尝试,但是整个市场还在探索,而且前景广阔。”

  虽然说目前自动驾驶还在探索阶段,但是自动驾驶是目前最为热门的科技领域也是无可回避的事实。谷歌、百度、、Uber、丰田、本田、福特等科技和车企巨头,Mobileye等大量专业技术提供方都是图森要面临的对手。

  而陈默眼中,他们和图森其实是不同跑道的选手。“他们想攻占的是大众消费市场,面对的是消费者。而我们想做的是货运商用市场,面对的是企业”。

  按照他的介绍,在自动驾驶上,图森互联的目标是与运营车辆企业合作,为定制摄像头配合毫米波雷达的低成本自动驾驶算法和解决方案。模式其实与国外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相似,为高速公路、矿区卡车提供自动驾驶系统。

  图森目前正在和北奔研究院、北京理工大学进行合作,联合研发军用重型汽车的自动驾驶技术。北奔主要提供整车平台以及相关试验资源,北理工为自动驾驶车辆的研发提供运动控制技术,图森负责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算法部分,提供以摄像头为主、配合毫米波雷达和视觉芯片的、经济型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最快需要1年的时间出原型车。

  陈默的设想是,图森技术的自动驾驶汽车在2017年或者2018年就可以上路。

  快速商业化落地

  作为一个连续创业者,陈默将自己定义为一个务实的领导者,这让他避开了技术公司常常会遇到的一些理想主义的坑,也让图森在商业化上走得也比较早。无论是货运还是多目摄像头加毫米波雷达的综合解决方案,都是立足于让技术更好地落地。

  “以激光雷达为核心,然后配上高精度地图的技术路线,不适合创业公司,成本太高了,一套64线激光雷达要8万美元,一台无人驾驶车基本上要装四部,而且降价恐怕至少要等到2020年。为什么谷歌先行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大规模推广,成本是很大的一个因素”。

  对于图森所选择的计算机视觉加毫米波雷达的方案,陈默表示,这会让成本降到激光雷达的二十分之一,而且能够实现数据采集和高精地图标定的快速部署,低成本和易量产让这种方案在商业化上会走得更快。最大的难点就是对算法的要求极高,但是这是图森的优势所在。而且有一天计算机视觉识别和深度足够强大的时候,可能就再也不需要激光雷达了。

  选择货运方向,也是现实和理想的结合。

  “货运是个万亿级的市场,中国有两千多万的运营车辆,从市场容量来看,这是一个天花板极高的市场。而且自动驾驶减少货运公司雇佣成本,让他们也愿意和我们合作。”据陈默透露,已经有物流公司打算和图森合作试点。

  从技术难度而言,货运也是一个更快落地的方向。路线单一,基本都是高速路段,路况复杂程度远远低于城区,数据好收集等等都是货运的优点。

  按照陈默的计划,最开始的目标是让每辆车减少一个司机,在指定路段下自动驾驶。到最后一个运输车队只需要一到两个司机,其他车辆追随领头车无人驾驶。这个原型化方案最快将在1年半之内达成。接下来,服务还可以蔓延到整个车队的管理系统。

  更近能够实现的事情是ADAS硬件的落地,图森将从“两客一危”、室内公交等运营车辆入手。通过将4路摄像头连接车内计算机,在碰撞之前,对周边行人和车辆进行识别以及运行轨迹的测算,从而为司机提供碰撞预警。该产品将在4个月后投入市场,目标客户是公交公司以及运营车企等。

  陈默说,从起步到商业化,肯定是艰辛的过程。但是这次他憋着一口气,要和兄弟们一起做一件真正具有科技感的大事情。

责任编辑: